溪北烟

你好呀

【二月红&丫头】汤圆

今天是元宵节。


往常这时候,街上总是热热闹闹的,到了晚上还有夜市,约几个朋友一起看看花灯,猜猜谜,也是畅快。


二月红坐在椅上,面前是一碗刚煮好的汤圆,豆沙馅的。


丫头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圆从门外进来,外面还有些寒意,她就携着一阵白雾,笑盈盈朝二月红走来。


“你尝尝,是你最喜欢的豆沙馅,我还学了个新花样。”丫头说着拿起那小巧的玉勺,从碗里舀出一个剔透圆满的汤圆,不寻常的是,这汤圆有两个小角,看上去像是一对猫耳朵。


二月红也勾着笑,微微低下头专注看着那汤圆,“这是什么?看着挺新鲜的。”丫头的眼睛弯弯的,像是月牙儿,连话语里都偷着一股喜悦,“是猫耳朵,我前几天跟吴婆婆学的,她说你年年都吃一样的,恐怕早就没新鲜感了,所以就教我这个,做给你吃。你看,多好玩儿。”


二月红接过丫头递来的玉勺,细细又看了好几眼,才送进了口中。豆沙馅的味道一如既往的熟悉,他知道为了这碗汤圆,丫头一定是提早就开始忙活,还不知道做了多久。这么想着,二月红放下了玉勺,目光直望进丫头眼中,“以后这些事交给下面的人就好,你只管保重身体。”丫头低着头,柔顺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视线,描摹着她美好的侧脸,“我喜欢做这些,自己的身体只有自己最清楚,我很明白这些事以后恐怕不会再有几次了,所以我珍惜每一次机会,看到你的笑脸的机会。”


二月红沉默了很久,“这个样式我喜欢,下次还做给我吃吧。”丫头抬起头,整个人瞬间有了光彩,灯光在她脸上打出柔和的阴影。


二月红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,和特意大敞的门,寒风一阵阵吹进来,面前的汤圆也变得干涩失水。


原来他怀念的从来不是汤圆那新鲜的式样,而是和丫头在一起的时光。


评论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