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哎 这里没人能找得到我 终于可以说话了

真的萌rps好辛苦啊  不敢在微博开麦  会有粉丝来骂你分不清剧情还是现实  只是想单纯萌一下两个人怎么会这么难啊…… 被逼到闲情才能磕到rps也是真的心酸 

他俩就是很戳我啊  一个看起来高冷但是却温柔保护弟弟  一个看起来没心没肺却一直在意哥哥  这  太好吃了吧 

我刚刚看到一段花絮  哥哥弹吉他唱着《成都》  弟弟一直在跟着哼  却突然到了“带不走的 只有你”这句话唱出了声  然后哥哥扭头看着弟弟  啊…… 我真的流泪啊 

那些暗戳戳的小动作  那些摆在明面上的互相守护  真的真的太戳我了 

能不能在我梦里在一起啊  就这一次好吗

【朱一龙×白宇】小王子与玫瑰花

小王子初次来到这个星球,带着七分警惕,三分好奇。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星球,所以在有人跟他讲话的时候总是安静的听着,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回应一两句,往往都是简单的单字。而更多的时候,他只是沉默。

小王子在这个对他来说全新的星球上,经历过很多事情。他去过浩瀚沙漠,那里很热,热到他双眼通红,眼睛里经常满溢着沙子,小王子觉得很不舒服,但因为没有人可以倾诉,于是他只是眨眨眼睛,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忍受着。他也曾一个人穿梭在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间,身旁的人都步履匆匆,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下来给他一点温暖。他孤独地站在川流的人群里,这个星球好大,找不到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。于是小王子只能继续行走。

他走啊走,走过四月的江南,走过寂静的极地,走过满天星光与湖海山河。他有点累,但是他不知道除了没有目的的行走之外,自己还能做什么。于是他拖着疲惫的双腿,漫游在无际人间。

突然有一天,小王子不经意闯入了一片花园。花园真美啊,好像他来到这个星球以来见过的所有颜色都汇聚在这里,不,比那些颜色还要多,还要美丽。

花园正中央有一朵玫瑰花,阳光刚好倾泻下来,玫瑰晃了晃身子,伸了个懒腰。“那朵花真美啊”,小王子在心里悄悄地说。他坐在一边看着玫瑰和天上的飞鸟打招呼,低头调侃两句地上经过的小虫。玫瑰总是笑嘻嘻的,好像不会悲伤不会难过。小王子没有见过这样的玫瑰,他被玫瑰深深吸引,他有点想跟玫瑰讲话,可是他觉得自己太无趣了,玫瑰也许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有一天小王子又在偷偷瞧着玫瑰,玫瑰似乎感觉到了,它探了探头向着小王子的方向,“嘿,你可以靠近一点吗?”小王子回头看了看,确认自己身后没有别人,才小心翼翼地向着玫瑰走去。“你好呀”,玫瑰热情洋溢地伸出叶子想要跟小王子握手,小王子很拘谨,又很开心,于是他双手轻轻握住了玫瑰的叶子,还上下摇了摇。玫瑰也没见过这样的人,看起来冰冰冷冷的,手的温度却让玫瑰觉得好温暖。他们从这天起成为了朋友。

玫瑰每天带着小王子认识自己不同的朋友,慢吞吞的蜗牛弟弟,可爱的蜜蜂小姐,调皮的狐狸大叔。小王子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,有玫瑰在他身边,他觉得好像找到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。玫瑰还天天给他讲故事,有时穿插着一两个笑话,总是逗的小王子笑眯了一双眼。玫瑰很喜欢看小王子笑,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,像是初春的冰雪消融,还有一丝丝阳光洒下来。

可是小王子终究不属于这个星球,他总有一天要回到自己的家乡。他们只是盼着这样的日子能慢一点到来,在那之前,他们还要一起去夏日的沙滩漫步,一起去雪山滑雪,一起看极光,随时随地聊天,分享生活中的一切。

到了小王子要离开的那天,他和玫瑰约定好,回了家就发明一艘飞船,能穿越宇宙,穿越无尽的时间长河,从小王子的家乡来到玫瑰的家乡,他们仍然还是最好的朋友,这份情谊永远不会被时间和距离所打败。

小王子和玫瑰牵着手,许下了这个约定。

【泊秦淮】真相是真

[泊秦淮]真相是真【韩沐伯×秦奋】 UP主: 溪北烟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2391177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more&bbid=DD90948B-BF5A-4527-834A-59E4B378F52D23646infoc&ts=1524317371588

觉得很贴他们于是就剪啦 希望大家喜欢!

【包庞】锦衣飞鱼

【包庞】<锦衣飞鱼> UP主: 溪北烟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21337501?share_medium=android&share_source=more&bbid=DD90948B-BF5A-4527-834A-59E4B378F52D23646infoc&ts=1524310694841

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QWQ 表白开封奇谈!

这就是一直期待的他们的生活啊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 爆哭 感恩三叔让梦想实现了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😭️

[解雨臣]十秒他杀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回荡在偌大的屋子里,地上是骨瓷茶杯的碎片,解雨臣扶着桌沿,骨节分明的手因为用力透出一种苍白。

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只茶杯了。

出现这种状况是两个月之前的某天,在得知自己最大的一个盘口被人悄无声息灭掉了近半数的人之后,因为惊怒猛然站起来,忽然陷入黑暗之中,几秒之后才恢复过来。那个时候并没在意,只觉得是因为突然站起脑内供氧不足造成的。

混他们这行的人,奇奇怪怪的事见多了,更不能奢求像正常人一样死于年老体衰,今天还跟你约酒打麻将的老铁,明天可能就被发现死在家里,脖子上还多了一圈黑手印。

解雨臣很小就被送到二月红那学艺,自己的亲爹都没见过几次。混在戏班子里长大,那些话本里的生死别离看多了也就有些免疫,人总归是会归了尘土,没什么好悲伤的。唯独二月红死的时候,解雨臣守灵三日,后又七日未登台。再步出房门的时候接手了二月红名下的大部分盘口,少数不愿归顺的也一个个拜访过,面上敬了那多年的忠心,内里的含义却是从今往后各位与九门再无干系,是或非皆需自己承担。解雨臣在短短十日之内,从那个名动北平的青衣成了挑起一方大梁的九门解当家。

随吴邪去四姑娘山的时候曾在山顶坐着,看着清晨的阳光拥抱崇山,朝阳是充满希望的,而解雨臣想到了死亡。山中定是葬过无数生灵,随着年月更迭早已化作尘土,他们做这一切又到底是为什么,多年前的恩怨为什么一定要有个结果。他不想再参与,想要全身而退又哪有那么容易。

九门又起风波。

解九爷留下来的一只青釉六耳罐无故碎了。这六耳罐是九爷第一次下斗带上来的东西,一直被解家保护在一间密室里,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,今日却不明不白碎了着实令人想不通。

解雨臣把玩着手上的精致瓷杯,上面绘了一朵半开的花,那花冠颤巍巍似是欲越过杯沿蘸取清冽茶水,终究是差了那么一点,一线之隔便被阻在那里,跨不过。

浓重的黑色从世界的边缘逐渐吞噬光亮,解雨臣半跪在地上,此刻他忽然想起一个人,是否他的世界终日便是这般没顶的黑暗。视线受阻,听觉愈发灵敏,这地盘上原本已是一片狼藉,再没有活着的人,后方却传来簌簌声响。若是再不闪,恐怕自个儿也没机会伤春悲秋了,解雨臣想着,身体往后一仰避过刀锋,腿部略一施力灵巧地站了起来,袖中蝴蝶刀已没入那人脖颈,前后不过十秒时间。

“当家的如何得知那人会在当时偷袭?”管家奉茶上来,立于一旁。解雨臣似笑非笑,“每日一盏新茶,用同一个茶杯,在相同的时间送来,不是有什么猫腻,难道还是别的不成?他见我药效发作几次,虽心中有些许安慰,又怕是我使诈,于是又拿六耳罐试探我,见我并未有所做为,恐是自顾不暇,才终于下手。那密室我不过是留了两个守卫陪他玩玩,以免打草惊蛇,否则以这种货色还想进我解家密室,怕是天真过了头。把六耳罐放回去吧,他们不敢再来了。”

解雨臣捏了捏眉心,望向窗外,“想搅动京城这潭水,还须掂量好自己的斤两。这儿,没那么简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