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十七)

北京的天气,总是说变就变。

吴邪三人下了火车,在车站待了一会看看外面天儿还不错,赶着往南锣鼓巷走,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阴了天,沙尘暴立刻卷了过来,黄沙抽在人身上生疼。

在车站门口叫了个出租直接开过去,一路上谁都没说话,没人知道那边到底会有什么事发生,就如同没人想得到,背叛他们的会是曾经那么依赖他们的小丫头。

吴邪忽然想起,在兵器室里看到的那把剑和那面盾,下面刻着的三叔的字,“辛”“伏”,“心腹”,是不是三叔也在提醒自己,心腹难防。

这个时间段路上没怎么有车,司机不愧是京片子,车开得跟飞一样,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南锣鼓巷。吴邪付了车钱后三人下了车。

站在南锣鼓巷戏台子边上,解雨臣愣愣的出神,小时候经常在这练习,包括第一次的上台也是在这,好像还能记得师父告诉自己:“戏台上你是解语花,唱腔身段都不能忘,知道吗?”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?似乎记不得了。

收神回来就发现四周很静,不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,一个询问的眼神传给吴邪,后者正拿出手机给那个号码打电话。

吴邪开了免提,里面“嘟嘟”的声音不断,响了大概三四声,一首《沂蒙山小调》忽然响了起来,声音很大,经过四周墙壁的多次反射把吴邪三人笼罩在其中,空旷的巷子里歌声震耳,吴邪把手机稍微拿远了一点,歌声一停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大侄子,你还是找到这了。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,但是我没多少时间回答你。人老了,有些之前没干完的事得找机会完成它们,给你讲个故事吧。你三叔年轻的时候就去过那个墓,当时跟我一起的还有我一个兄弟,但是那个墓里发生了一件事,出了一件龙脊背,我本来想这趟出去之后对半分,谁成想我那所谓的兄弟背地里使绊子,想让我栽里头。我吴三省好说也是道上混的,这种小把戏一眼就明白,当时我也知道了自己太相信他,才会导致最后他那陷阱让我们俩都没法出去,不过既然现在我站在这,大侄子你也该明白,栽的那个是他。从那以后我再没回过那个墓,这么多年过去了,倒是你走了一遍。同样的事再次发生,咱老吴家真是世世代代逃不了被人背后捅刀子啊。”

吴邪握着手机的手有点僵硬,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该问什么,直到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他。

TBC.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