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十一)

沿着墓道一直走,终于见到主墓室。

吴邪四人在稍远处看着,“前面就到了这次的目的地了,感觉还挺快的嘛,哈哈。”解雨臣无奈,自己这发小已经紧张的说话声音都微微颤抖了,还搁这装淡定。“没事的,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找到有关三叔的一点消息了,也不枉来这一趟,就算最后还是没找到他,也多了一些把握。”解雨臣安慰着吴邪。

几人这会功夫忽然发觉前面墓室里有点不太对劲,因为离那还有点距离所以听不太清是不是有什么声音,但是墓室里的光线却好像时不时会被遮掩,随即又亮起,就好像……有人在里面打斗。

慢慢靠近墓室,压低脚步声,这次清楚听到了里面确实在打斗,解雨臣听了一会,有些不确定,“……王八邱?”吴邪贴着墓壁,侧耳伏在上面,“一共大概十几人的模样,王八邱按五人来算的话,还有十几个别的人,这样看来估计是势力不明的那帮了,估计两伙人正巧在这碰上了,我们等等,等干掉一波再进去解决剩下那些,其实我倒挺想赢的是王八邱他们,毕竟人少好打。”张起灵捂住他嘴,低声道,“别说话,会被听到。”

里面打了大概有二十分钟,很快传出骂骂咧咧的声音以及交谈声。“您也知道,干咱这行的就图口饭吃,您也别断了我们哥几个的生路,要不这样,咱四六分,您六,我四。”“就凭你,还他妈敢提条件?!孙爷立马办了你信不信?”“别打了别打了,小的啥也不要了,您放咱哥几个出去,这事今后谁也别提了,成不?”

吴邪接下来只听到落荒而逃的脚步声,里面很快安静下来,装东西的声音格外明显,时不时能听到有人说话声,无非感叹这次运气好,东西全捞了。

“看来还有捷足先登的啊,这些东西你也拿不了,不如对半分?”吴邪心想先下手为强,就从墓室外走了进来,淡笑着开口望着面前的人,竟然是琉璃孙。

“好久不见啊,小三爷,三爷还好?”琉璃孙丝毫不惧,语气里挑衅的意味十足。“劳您费心了,三叔整日在外面忙,我倒也没机会见他,不过肯定过的比我滋润。”吴邪笑着,伸手抚上手上戴的翡翠戒指。“嗬,看来你老吴家还真是九门里最光鲜的一支了。”说着话还刻意望向解雨臣。“不过小三爷,我琉璃孙向来看不惯什么事都没做就能拿到好处的人,不管怎么说,我进这墓可也是撂到了陈皮阿四那老不死,你又下了什么力?”

吴邪心中一凛,怪不得进来这么久没见到其他人,搞半天陈皮阿四早就被放倒了,王八邱也逃了,现在面前的阻碍只剩了琉璃孙,除了他,想要什么都能没有顾忌。

“看来我们没法达成一致,说不得只能用武力解决了,见笑。”吴邪说着,手从腰间一抹摸出把匕首,朝着琉璃孙冲过去。

TBC.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