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七)

脚步声越来越近,吴邪几人眼看就要跟他们迎面撞上,那边却忽然停了脚步,有人的说话声清楚传来,“应该是这个地方了,我找找东西在哪。”“小心点,留意着周围,吴邪他们指不定在哪,出了差错咱全得葬在这儿。”“得了,放心吧。”

一阵迟缓的摩擦声,像是什么石门打开一样的声音,厚重的质感。“嘿!还真有!快走快走!”脚步声一下子急促起来,吴邪等到听不见声音了才走出来,循着记忆找到了大概的位置。

“刚才他们应该是在这里开了什么机关,”吴邪边说边寻找,脚步顿在靠右的墓壁旁,低头打量着地上,用脚划了划给三人看,“这儿,有不一样的痕迹,其他地面都是平整的,唯独这里有摩擦过后的浅白色划痕,土也薄了不少,应该是这没错了。”

此时根据时间来推算,距离他们进入墓道已经过了大约两个小时,除去中间休息的时间,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墓道的中段,常理来说,这里也是最有可能安设通往主墓室的直接通道的地方。

“已经不能用了,这是一次性的机关,用过就报废。”解雨臣找到了机关,是从上往下数第三块墓壁上的砖,上面画的,是一个奇怪的花纹。按下机关,可以明显感到里面连接的部分已经断裂,当下也只能另寻出路了。

秀秀在一旁做了个记号,看到吴邪盯着她,冲吴邪眨了眨眼,“这样如果一会我们找不到别的路,还可以回来试试能不能有其他办法打开墓壁。”吴邪对秀秀竖了个拇指。

很快,进入这墓以来第一间耳室出现在前面。耳室规模不大,里面只有一些竹简,零散落在地上,除此之外是几件青铜器。吴邪走到一张竹简前面低下身,看了看上面的内容,又去对比了其他竹简,解雨臣惊奇,“商代的字你也认识?”“跟三叔学过一些,好歹在这能派上点用场。先不说这个,现在我基本可以肯定墓主的身份了。”“嗯?”张起灵也来了兴致。

“根据竹简上记载,墓主生前是皇室一员,并且颇为受宠,当时在任的皇帝,啧啧,来头很大,是成汤。”“哈?!这墓的年代竟然这么久远?成汤不是商代的开国皇帝吗?”霍秀秀显然吓了一跳,“是的,就是成汤。这份竹简上说,成汤很看重这墓主,经常让他跟在自己身边,甚至有时候讨论军事都会允许他旁听,更甚者他还可以提出意见。然后结合其他竹简上的内容,基本写明了墓主的一生,总结起来就是,年少受宠,青年跟随出征,不幸的是后来战死在沙场。而这些竹简上称呼墓主为‘殇王’,‘殇’是未满成年就去世了,而被称作王,那么十有八九,这位墓主,就是商高祖成汤的大儿子,商太丁。”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写的有些地方要跟大家道歉QAQ

商朝的时候是不存在耳室的,耳室应当是汉朝才出现,商代的墓室大多都是“亚”字形,也就是只有四条墓道以及一个墓室,但是为了写文需要所以我沿用了汉代的墓室结构,希望大家不要介意QAQ毕竟要是直接过了墓道就到墓室那也没什么可以看的了不是?

所以希望大家理解!(.=^・ェ・^=)我的文会尽量贴近实际,不会有太多偏差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