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[双花]秋

注意:双花向小段子,设定一个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[唱起来]←不 的深秋。

Let's go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张佳乐一个人走在空荡的街道上,暖白色的长款风衣毛茸茸地把他包围住,两手插在口袋里,松糕鞋踩在地上,落叶的尸体发出不断的响声。

这是孙哲平离开后的第二个秋天了,张佳乐仰着头,停下脚步看着上空一片盘旋坠落的枯叶。

有的时候,真不愿想起来。他淡淡的想着。

他还记得,那天天气很好,张佳乐说冷,孙哲平就握住张佳乐的手,放在自己大衣口袋里,两个人十指相扣,张佳乐偷偷把脸偏到一边,一个淡淡的笑容。孙哲平另一只手扳过他的脸,不高兴的嘟囔着:“笑都不给我看。”张佳乐轻咳了一声,“每天都让你看了还不够?”挑了挑眉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。孙哲平微偏脑袋回忆:“嗯…每天在床上都能看到……”话没说完就被张佳乐很踹了一脚,孙哲平痛得大叫的同时也没漏掉张佳乐得意的表情。

把张佳乐抵在树上低头准备亲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糯糯的小孩子的声音:“妈妈,你看大哥哥在干什么?”孙哲平略带尴尬转身,看到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拉着妈妈的手正指着他们,张佳乐一脸好笑,小男孩的妈妈显然更尴尬,扯着孩子就往前走,两人都听到了那句:“两个哥哥在切磋武功。”

张佳乐从孙哲平双臂间逃出来忍不住蹲在地上哈哈大笑,“孙大侠好身手!”看孙哲平一脸恼怒就要过来抓他,张佳乐起身就跑。

“小心——!”紧接着,是沉闷的,什么东西被撞的声音,还有让人耳膜撕裂的刹车声。

张佳乐根本都来不及反应,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孙哲平要过来抓他的那一刻。他被一阵巨大的撞击力冲倒在地,视线直直的望过去,孙哲平在离他几步之外的地方,倒在地上,同款的大衣已经不再是本来的颜色,像是传统的中国画,只是渲染的有些过度了,眼色都渗了出来。张佳乐的第一个念头,竟然是“这才是繁花血景”。

还好车主有良心,下车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,看到张佳乐两臂抱膝坐在地上,眼神空洞,叫他他也没反应,问他跟这人什么关系他也不说话。

再后来,张佳乐恢复意识的时候,闯入脑内的第一句话就是:我们尽力了,家属来签一下病危通知书。

他没有等在医院,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离开。虽然家里离医院很远,他也没有坐车,只是一个人一步一步走回家。

从那之后,张佳乐再也没有坐过车,他会害怕听到刹车声,每个夜晚都会梦见孙哲平坐在一片血泊中,冲他咧嘴笑。他还是那么阳光,张佳乐好想冲上去抱抱他,可是他不敢。每个梦结束后,都是泪流满面。

张佳乐有时候就会像今天这样忽然想起整个过程,刚开始的时候会很难受,心像狠狠的捏碎一样疼。但是渐渐的,痛苦越来越轻,好像没什么能让他害怕了,一个人在家里深夜看恐怖片都像看笑话一样。痛苦这种东西,张佳乐身上已经找不到了。

可是这一刻,当张佳乐还在看那片枯叶下坠的时候,有人一步一步靠近他,他沉寂很久的心,忽然跳的猛烈。甚至他都没有看到面前的人是谁,恐惧感就侵蚀了全身。他维持着仰头的姿势,熟悉的气息一点一点包围住他,脖子上忽然被围上了一条围巾,暖暖的。一只有力的大手伸进他的口袋,握住他的手,再放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属于张佳乐的脆弱,终于回来了。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大家π_π本来想写甜,结果码着码着就成了虐!!!

最后的这个结局还满意吗(.=^・ェ・^=)至于为什么孙哲平还活着,乐乐真是太蠢了!只是在医院里听到一句病危通知就是小孙的吗!lo主这么善良怎么可能呢!?

嘿嘿,叫我良心lo主!

顺便!!!我要打广告!!请关注lo主的全职同人《御瞳者》以及盗墓同人《逆向思考》!!!可以吗可以吗!!!告诉我为什么肉段子热度辣么高正经的文热度就辣么少!!!!!我相信大家都是好人!!!

总觉得最近发的色气向越来越多了呢(.=^・ェ・^=)天蝎座的本性要暴露了吗

只是想问问,还有没有!想看的!色气向的三十题或者小段子!段子接受盗墓&全职

御瞳者(二)

雪下的很大。咖啡店窗玻璃上一层朦胧的雾气。

叶修穿着黑风衣坐在米色沙发上,面前桌上一杯蒸腾着热气的拿铁,拨弄着咖啡勺发出“叮叮”的响声,意外的让人觉得舒服。

肖时钦揉了揉太阳穴,御瞳者的计划他也属于第一批知道的人,但他回绝了,毕竟这项任务不能保证是否会透露出去,虽然不在乎身份地位,但他还要为戴妍琦考虑,同时,知道了叶修的身份,守口就成了他唯一的工作。

“抱歉,不能并肩战斗了。”肖时钦看了一眼叶修,叶修讶然笑了一声:“这话有bug,本来咱俩也没并肩战斗过,别搞的这么煽情。资料带了吗?”

肖时钦推来一份打印材料,叶修扫了一眼,又无奈对肖时钦说:“还是你讲讲吧,这玩意太枯燥看不下去。”肖时钦点点头:“御瞳者计划,电竞联盟一年前启动。目的本在于找到各大游戏中的尖端人才进行特殊培养,以便日后在游戏方面与各国进行高层次对战。然而计划执行三个月时,参与御瞳者计划的高层人员开始接连失踪,最终在不同地方被发现,发现时都处于昏迷状态,醒来以后也不记得此前发生过什么事,并且,关于计划的全部内容也都同时忘记。最近失踪事件还在不断发生,也越来越严重,甚至波及到了各游戏的尖端人才,巧合的是,这些人正是被选中的原计划执行者。”

叶修听完后摸了摸下巴,一脸若有所思。“所以这也是我的身份不能暴露的原因?怕被波及?”肖时钦肯定了他的疑问。“啧,身份曝不曝光都没区别吧,反正就算作为尖端人才我也是有可能被牵连进来的。”“你就不能不这么自恋吗……”肖时钦无语捏了捏眉心。

“也就是说,我要查清楚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并且从现在开始,身边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与此事有关,而我又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?”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“对个蛋啊?!这感觉就跟整天被一个双面间谍跟踪一样恶心,联盟心真脏啊。”“咳,”肖时钦不自在咳了一声,“这一刻起,你的行为可能已经处于被监视范围之内了,慎言。”

从咖啡店出来已经是深夜,叶修溜达着往家走,远远地看到路边街角站着一个人,看上去身影很熟悉。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注意啦,这里的联盟可不是荣耀联盟,而是电竞联盟,不要出戏哦(/ω\)

御瞳者(一)

“滴——B区43号,目标6855,2930。”空荡的房间里只有冰冷的人声提示,夜里一片漆黑,电脑明暗的光影投在坐在机器前的人脸上,映出危险的表情。

叶修手指飞快的敲在键盘上,一串串代码输入B区总站的extra blank上,电脑读取了两秒,瞬间完成转换,视角同时切换为第三人称。

此时能轻易看到身后迅速移动的两人,保持在一个不会跟丢的范围内,叶修操控角色君莫笑疾冲几步,闪入机械飞船底部,跃起贴在上面,指尖不急不缓触碰z键,身形稳稳不动。稍稍调大音量,听到脚步声经过又离开,才轻轻跳下来,就站在阴影里,也不出去。拖出好友列表,找到单独分组的一个人发过去一条消息:“B区机械飞船,等你十分钟。”说完就把角色停在那。

叶修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脖子,两手交叉按压放松肌肉。伸手从桌子上拿过烟,熟练拆开包装点起一根放嘴边上吞吐,烟圈淡漠升起,室内充斥着尼古丁蛊惑的味道。

“老叶?”游戏里忽然传出细微电流声然后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。叶修坐回工作椅上,脚一踏地转悠着回到电脑前。“刚才两个人从主城开始就跟着我,跑到这才把他们甩掉,水平不低,都是goal attacker,你有什么印象吗?”那边沉默了很久,就在叶修迟疑是不是电脑出了故障,那人才开口:“御瞳者的事,不会有人承诺任何条件,并且你只能答应。”叶修眯起眼,声音低沉:“如果我说‘不’呢。”这次没有犹豫,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:“不答应,那苏沐秋的角色也不能继续留在SN了,你连唯一的交流也会失去。”

叶修笑了笑,撑着头盯着屏幕:“你赢了,御瞳者01号报道。”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注:1.extra blank:类似一个附属文件,可以通过它破解程序进入所属区的主机硬盘,但不能更改既定数据。
2.soul attacker:灵魂撞击者。SN职业之一,精神攻击为主,击中则持续三秒迟钝。

码文的时候在纠结用不用原来的游戏ID,后来还是决定用了,这样看起来不会太别扭。昵称虽然一样,但技能和游戏内的职业有差异,所以遵从的是SN的世界观。希望可以喜欢///▽///

《御瞳者》食用说明及设定

这篇文期待了很久,现在终于决定要码出来了!

半架空,无原创角色,背景是一个叫做“SN”的游戏[此为虚构],游戏现实穿插进行,会慢慢码,争取细节内容努力发挥!

内容就不说了,保留一点神秘性(=^・ェ・^=)

[师生][叶翔]跟我出去聊聊

自习课。

班里很安静,只听得见风扇大功率的声音,以及临近几个同学刷刷的写字声。孙翔很无聊,他数学学的不错,这会已经把数学作业都写完了,闲的没事干就翻出本小说看,看了一会又觉得没意思,索性戳一戳同桌,“小周,陪我玩一会呗。”周泽楷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,继续低头写《五三》,下笔如飞的动作已经明确告诉孙翔:我很忙。

孙翔蔫了,趴在桌子上一下一下摁着圆珠笔发出噪音,周围几个同学早已经受不了了,纷纷盼着他笔赶紧断掉。

手里忽然一空,侧头一只很漂亮的手正拿过他的笔,孙翔顺着看上去,就看到叶修站在他一边,顿时后悔怎么让数学老师看到了,这可是全年级最难缠的老师。

叶修俯下身来,一手搭在孙翔肩上,贴着他耳边说道:“走,出去聊聊。”说罢放开孙翔,环视了一下教室里其他同学,满意看到一片浓厚的学习氛围,慢慢悠悠踱出门去。孙翔只得耷拉着脑袋跟出去。

门外走廊上很安静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,也没什么查班老师到处溜达。孙翔低着头,不敢看叶修。叶修从口袋里摸出烟盒,手一抖挑出根烟,嘴凑过去叼住,也不点上,似乎在跟孙翔比谁耗的时间长。

孙翔实在忍不住了,心一横开口:“老师,我错了,我不该在自习课上不学习而是玩笔,以后不会再这样了,老师能不能……不告诉班主任?”等了半刻也没听到叶修回答,偷偷看了一眼,发现叶修也正看着他,脸上表情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心情。

孙翔忐忑着,忽然视线里出现叶修的皮鞋,紧接着是一股尼古丁的气味,孙翔不自觉一抬头,叶修站得离他很近,唇甚至擦过孙翔嘴角。孙翔身体一下子僵了,叶修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表情,伸手抚上他姣好唇形,指腹从一侧滑到另一侧,清晰感受到孙翔的颤抖。孙翔脸很红,后退一步靠在栏杆上,不敢直视叶修,压低声音轻轻问:“老师,你这是干什么?”“我?刚才不是你自己亲上来的吗,我只是看你脸上有只小虫子想帮你拿下来。”叶修很无辜,语气让孙翔听了都觉得一定是自己错怪老师了,恍然点点头,“哦,这样啊。”叶修一笑,“以后自习课不能浪费时间,作业写完了就复习预习,别闲着没事干。”“好的,我一定好好学。”“嗯,回去吧。”孙翔万分感激看了眼叶修,后者冲他点头,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没被罚还允许自己进来,孙翔现在心情很好,哼着歌从门外进来,几位抬头的同学看他这样很不解,在下面窃窃私语刚才在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叶修跟在孙翔身后进门,回到座位上的孙翔浑身散发着好学生的光芒,也开始做题,做了没两道忽然表情有点古怪,静悄悄站起来没有惊动别的同学,走到叶修身边报告了一声:“老师,我想去厕所。”叶修挑眉看他,挥挥手放他出去。

孙翔一溜小跑,以至于跑的太快没发现叶修也在他后面出了门,方向似乎……正是厕所。

五分钟后,孙翔被叶修摁在墙上吻得呼吸急促,两手不受控制环住叶修脖子,整个人瘫软在叶修怀里。“唔……老师你……禽兽!”叶修轻咬他唇瓣,低笑了声:“不,我禽兽不如。”
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就卡肉卡肉卡肉啦啦啦(๑´ω`๑)

其实这个梗是真实!发生!在!我们班的!

当然,kiss什么的都是脑补啦,但是同学被叫出去,回来之后又出去,然后老师尾随着他出门这些都是真的!当时就觉得:啊,好梗!

激动了好半天今天终于码出来了嘿嘿嘿\(//∇//)\

其实,要是到了百粉,把这篇肉码出来也是没问题的![滚

★☆《御瞳者》准备☆★

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,准备原创的来着,一直没动笔,现在忽然想到放在全职上也是意外的合适呢,所以准备开坑啦,盗墓全职两边战,一边累了换另一边Σ(|||▽||| ) [滚

[喻黄]喵记事

喻文州和黄少天是住在格林之森的两只喵。是友好的邻居。

每天,黄少天都会准时到喻文州门前“喵”两声,然后等着喻文州出来两人再一起到格林之森深处狩猎。

这天跟往常一样,黄少天在太阳刚落山的时候出现在喻文州家附近,正要去敲门,就听到旁边的灌木丛里发出了一声细细的,微弱的“喵”声。

黄少天忍不住好奇,爪子上的心形肉垫软蓬蓬的,落在地上没发出一点声音。靠近了之后才发现,是一只小白猫,像是几个月大,比他要小好多,眼睛大大的,扑闪着看着黄少天,重点是,这是只小母猫。

黄少天犹豫了,狩猎的时候带着这么个小家伙会不会很麻烦啊,而且喻文州不知道会不会同意。想到喻文州他不自觉回头看了一眼,却惊讶发现喻文州就在他身后几步远的地方。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角度看上去,就像两只猫含情脉脉对视。

喻文州没有开口,缓缓朝这边走来,走到快接近的时候突然弓起身子,一蹬地箭一般冲向黄少天,黄少天没来得及反应,一下子被扑倒在地,喻文州的脸就在头顶上方,带着毫不掩饰的暴躁盯着他,黄少天忽然想起狩猎的时候喻文州就是这副表情,自己就像是他爪下的猎物,不能反抗,黄少天有些颤抖,猫天生的习惯在此刻展现了出来,他的尾巴有些讨好的蹭蹭喻文州的身侧,又贴近腹部挠痒痒一般安抚他竖起来的毛,喻文州逐渐平静下来,但还是骑在黄少天身上没有下来。

好像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不善的客人,喻文州扭过头去冲她亮出坚利的牙齿,却意外看到小白猫脸红红的,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故意移开视线,可是不住扭动的尾巴还是展现出她美好的心情。

喻文州很不解。
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没有想到吧!小白猫是作者派来助攻的hiahiahia!【这傻逼作者没救了【手动点蜡】

小白猫:喵~任务已达成,作者求投喂!
作者:喂喂喂!吃吃吃!【痴汉脸

喻文州:[事后烟]【不对】
黄少天:……滚!

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(九)

Station4.周翔 格罗斯大教堂
天气很好,宝蓝色的天空上缀着几朵云,不会让人觉得累赘,恰到好处的合适。

孙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随即蹲在一边地上看鸽子,一世纪时的古老教堂仍旧屹立在一旁,与现代化的建筑放在一起竟然不会感到突兀。

“咦,队长去哪买的?”孙翔抬头看着周泽楷,正伸手递来一袋喂鸽子的食物。跟着周泽楷的目光望过去,孙翔了悟的点了点头,接过食物兴致勃勃跟鸽子玩了起来,“谢啦队长,要一起喂吗?”孙翔手捧着一把,仰头带着大大的笑容看向周泽楷。周泽楷一如往常的,脸红了。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,蹲下跟孙翔一起喂鸽子。

不知道是周泽楷太吸引小动物还是孙翔气场太强大,周泽楷一到,所有的鸽子都跑去他那边吃食物了,孙翔郁闷的看着面前空空的地面和手里攥着的一把食物。“烦死了,抢我吃的就算了,还抢我队长,能忍吗?!”孙翔小声抗议,歪头看看周泽楷那边,显然周泽楷听到了刚才的话,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会,接着把手伸到了孙翔嘴边,孙翔惊讶,马上明白过来,队长竟然又开他玩笑,自己哪会真的跟鸽子抢食物啊!

本来还没反应过来,看到队长眼里闪烁的点点笑意,孙翔在这方面明显机灵很多,知道是队长在逗他,偏不去接食物,盯着队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忽然有了想法,张口就咬住了,还得意的瞥了眼周泽楷,看到对方没有生气,变本加厉咬下个印子,然后又用舌头舔舔。

孙翔当然不会随便做这种事,但是对于周泽楷,他是喜欢的。是的,他明确知道自己喜欢周泽楷,虽然他不喜欢讲话,虽然自己有时候也不懂他的意思,但是喜欢就是喜欢,没有理由。因此,当周泽楷目光逐渐深邃的时候,孙翔开口说了一句话,“……”分毫不差的,教堂的钟声也响了,那句话就这样湮没在雄浑的钟声里。

哑然的孙翔讪讪摸了摸头,看来是天意不让他说出口,他想,也许以后有机会再说吧。

一步一步,周泽楷走到孙翔面前,“我听到了,我也是。”孙翔根本来不及震惊队长说了七个字,因为内容更加让他难以相信。

钟声响起的那一刻,孙翔说的,是“我喜欢你”。
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本系(nao)列(dong)的最后一章啦,那么荣耀世界赛的这篇文章就这样结束了。

其实世界赛的内容并没有写多少,也有点不好意思用这个标题(/ω\) 不过就像之前说的,我不会给世界赛一个确定的结局,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想法,也许中国队拿到了冠军,也许失误最终亚军,怎样都有可能吧。

后面这几章是国家队队员们的分组内容,写的还是比较开心的(´•ω•`๑) 其实对我来说,他们过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,所以就篇篇HE嘿嘿///▽/// 觉得不靠谱的也当看个乐吧!

最后,我想说这么几句话:

“喻黄,再战一百年也不会累”

“周翔,不是一个人的游戏”

“我有个朋友,他张楚码的很好”

“身怀叶橙,即战无不胜”

That's all. ///▽///

先占个tag 于锋生日快乐!

期待着看到属于你们的繁花血景。

你是名副其实的第一狂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