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乱幡人不见,风霜与衫齐

  蹇宾曾经想过,若他不曾做这天玑的君王,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。
  他遇见齐之侃的那年,是狼狈而慌乱的。父王有两位兄弟,都在虎视眈眈这个侯位。蹇宾无心相争,却不得不争。不出所料,在父王病危之时,他的两位叔父派出手下刺客想要取他性命,于是他带着少的可怜的护卫逃到郊外,座下马中箭翻倒在地,蹇宾摔下马,已是精疲力尽之时,再无力抵抗,他闭上眼,耳旁却听得一阵刀剑之声,有人向他走来,刺眼的阳光从此被遮挡。
  山间小屋是雅致而清幽的,齐之侃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,直到他遇见蹇宾。他小时候听父亲嘱咐,若是天玑侯有难,他应当即刻前往营救。可天玑侯在位多年,风平浪静,于是齐之侃也便习惯了山里的日子,这次出山是听闻天玑侯之子蹇宾似乎有了麻烦,于是亲赴营救。他远远看到马上那人背影清瘦却挺拔,像是庭间孤竹,清高而倔强。即使跌落马下也丝毫没有慌乱,齐之侃扬鞭,在刺客快要伤及蹇宾的时候赶到,一鞭卷走刺客手中利剑,飞身下马,挡在蹇宾身前,再也无人可以近他身。
  齐之侃看着熟睡的蹇宾,即使脸上带伤,也能看得出他五官英挺,他仔细打量蹇宾,不由赞叹是个清风朗月之人。齐之侃悉心照料,蹇宾的身体很快恢复,又心系父侯,于是匆匆离开,齐之侃送他到侯府门口,蹇宾听小厮唤他“侯爷”,于是什么都明白了,也许是出于私心,他留下了齐之侃。
  天玑立国那天,狂风猎猎,幡旗迎风招展,平添几分苍凉遒劲之意。蹇宾对天立誓,自此成了一国之王。齐之侃站在高台下望着他,从此他将为了他,成为最英武的将军,守卫他的天玑国,许他百岁无忧。
  从此,战场上的齐之侃,百战百胜,世人叫他“战神”,蹇宾也愈发亲近他,齐之侃时常恍惚,他真能百战百胜吗。朝堂上,国师日日挑唆群臣,只盼齐之侃有朝一日跌落高位。奈何齐之侃敌得过天意,却敌不过人心。
  于是即便他知道,与遖宿一役必败无疑,仍旧率兵前往。
  站在城楼上,齐之侃想起了自己与蹇宾初见的时候,阳光也像今日这般刺眼,他毅然挡在蹇宾身前,从此刀枪再也无法近身。他护他到今日,从今往后,再也没法挡在他身前了。
  远在千里之外的皇城,蹇宾收到齐之侃的信,带着仆仆风尘,拆开信纸是萧瑟之意,他似顿悟又似解脱,他的小齐再也回不来了,从今往后,再也没人挡在他身前了。
  蹇宾生命的最后,想到那日与齐之侃住在山中小屋,他舞剑,他品茗,阳光没有今日这般刺眼。蹇宾想,如果他未曾成为这天玑的君王,也许他与他,可相守百岁,岁岁无忧。

END.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本来想写个HE,结果还是😭😭😭 写文的时候听着小齐同人歌《风霜与衫齐》,里面有句歌词“生要仗剑频破阵  死亦要洒血祭亡城 ” 也许双白就是这样的结局才不负壮志豪情,虽然双白不再,但也算是另一种相守吧。
推荐两首歌《乱幡人不见》《风霜与衫齐》
p.s.很久不写文了,手生见谅。

评论(5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