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[黑花]第十一年

雨水打在雕花窗棱上连续不绝,略微阴天的灰蒙光景倒映在茶杯水面上。

解雨臣从屏风后面走出来,手里把玩着两颗古玩核桃,摩擦间的声音和窗外的雨声恰到好处。

“今儿老张都回来一年了,咱们不去慰问一下?”黑眼镜翘着二郎腿坐在木椅上,叼着根烟,整个人画风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。

解雨臣夺过黑眼镜手里的烟,熄在专门给这位准备的烟灰缸里。

“吴邪说今天想带老张回长白山看看,顺便在二道白河住一晚,今天恐怕见不到他们了。”“啧,都回来了又过去干嘛,我看这俩是在琢磨到哪儿养老。”解雨臣笑了笑,“吴邪也奔三了,之前跟我说以后就想过平淡生活,‘下地’这俩字儿已经从他字典里抹去了,挺好。”黑眼镜摸了摸下巴,“平淡生活……嘿,新鲜,他哪回不是说一套做一套,我看悬。不过找个地方养老这件事,也该提上咱俩日程了吧?”解雨臣玩着核桃半天没说话。

黑眼镜瞧了他半晌,不知道从哪掏出两张飞机票,在解雨臣眼前晃了晃。“别愣神儿了,走吧,早给您备好机票了。”

解雨臣起身就往外走,把俩核桃扔给黑眼镜,“就知道你这手,行李已经在车上了,出发。”

END.

都第十一年了啊,想想过得真快,自己入盗墓坑也有五年了,会一直呆在坑里的。

p.s.我大黑花什么时候再出现啊啊啊啊啊啊啊!!!想他们!!!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