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#陈皮阿四#螃蟹

这几日天气渐渐转凉,院子前的几棵老树也挂满了黄叶,风一吹,就飘飘悠悠往下坠。

到了秋天了。

陈皮阿四往河边上走去,他不是什么文化人,没什么雅兴耽搁时间驻足欣赏两边的风景,只是一心想要赶紧到河边。

渡口停着一只船,跟着河水起起伏伏。天气倒是不错。

陈皮阿四沿着河滩走着,玩性一起干脆踹了鞋子,任凭河水趟过脚踝。水挺凉,激的他打了个寒战。想起自己还有正事要干,到岸上随意溜达了几步在地上擦了擦脚,又穿上鞋朝着小船过去。

船边是个皮肤干皱的农民正在收蟹子,一看就是长时间靠着河生活,明显的缺水症状。

陈皮阿四也没打招呼,提起蟹篓就走,那农民一看急了眼,大声朝他叫着,陈皮阿四权当听不见。

一年的收成怎么能白白丢了,那人也是个汉子,紧赶慢赶还是追上了他,“你拿东西也好说,给钱就行。”陈皮阿四一贯是个好赖不听的人,本来就是冒着在外面待的久了回去可能有被师父骂的危险出来的,现在打发这人又得耽误时间,脾气一上来,除了他师娘,没人能拦得住。把蟹篓子扔一边,一脚就撂倒了那农民,提溜着衣领子往河边走去,一步步走向更深处,河农一见是个惹不起的主,连忙告饶,“是小的不长眼,您随便拿,吃舒坦了下次再来!我问您要钱我就是孙子!”

陈皮阿四咧嘴笑了笑,一松手也不再理会他,提着竹篓径直往来路走去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