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故城

写在前面:这篇文是昨晚在听曲爷《故城》的时候突然来的脑洞,边听边码,其实我不是个很有定力的人/\所以往往会被高潮带动情绪,如果大家看到哪里忽然画风有了偏差,那一定是到了歌的高潮了[手黄再见] 文风什么的也跟平常有点差别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胤历109年,燕国太子带兵攻打辽国,所过之地,横尸万里。

辽国符山杜忧亭中,年轻男子负手站在亭中,衣袍猎猎随风而舞。褪了黄袍,伏纪也不过是个平民百姓,燕军已兵临城下,大势已去,再无转机。

“阿纪,你后悔吗?”如冰原冷冽,却充满磁性。伏纪没回答,只是看着脚下的江山,即将易主的江山,即将改朝换代的江山,即将,不属于他的江山。

“后悔有用吗,该来的总会来,况且,如果我说我后悔了,难道你就会收兵?”温润的男子声线,伏纪无波无澜,不曾看一眼身后的人。
本是盛世的江山,最终毁在了身后这个人手上,决施这个人,他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,哪怕最后玉碎瓦难全。

“你不试试看,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。”手掌有力的握住伏纪双肩,强行把人转过来。“不可能的,你别再固执了,天下似我这般的人多的是,为什么就……偏偏抓着我不放呢?”伏纪摇头,痛苦的神色毫无保留。“可天下只有一个你。我知你还为了当年的事有所介怀,可那原本便与你无关,你何必揽在自己身上?”“因为,他也是我的义父。”

胤历98年,燕国国君燕督王携义子出游,国君之子于洛阳城备好酒宴以待国君,不料却收到下人急报,燕督王在邺城遇刺,义子被人劫走。几天后国君驾崩,义子现身下葬之地。自此燕辽再无瓜葛。也便无人知晓,燕督王义子就是当时的辽国太子。

胤历110年,辽国皇帝被囚禁于燕太子寝宫,日夜不出,曾有下人送膳不慎闯入,只看到太子与辽帝人影重叠,衣衫半褪,自知看了不该看的,忙匆匆退出,之后如何再无人知晓,但人人都知道,二人关系非同一般。

胤历112年,燕太子登基,改国号为伏,改历法为纪,此即为纪历元年。令天下人大为震惊的,是新皇登基后下的第一条旨:普天同丧。拒有知道内情的人说,这是皇帝在纪念自己的后妃,自此,再不曾纳妃,后位长久留存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