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黄芪

台上的京戏班子正排着一出《霸王别姬》,旦角微微扭腰露出侧脸,背对着看客吐出最后一个字。

台下静默了很久,逐渐的才开始有三两掌声响起,继而整个小厅里掌声雷动。

在后台卸妆的时候,百本望着镜子里自己扮的虞姬,轻轻勾唇绽了个绝艳的笑。手指从眉骨沿着脸廓滑下,指尖沾了胭脂,一股妩媚的玫瑰味道。

“劝君王饮酒听虞歌,解君愁舞婆娑。”坐在镜前的人站起身来,就着半素的妆容珠玉清响般开口,“ 赢秦无道把江山破,英雄四路起干戈。”轻抬右臂,水袖一甩娓娓道来,“ 自古常言不欺我,成败兴亡一刹那,宽心饮酒宝帐坐。”足尖点地,腰身一转舞了几个动作。蓦地却停了下来,扶着桌沿猛烈咳嗽。

“主子,后台有贵人点名要见你,哎,怎么又咳了?”跟着百本贴身服侍的小厮掀了帘子进来,瞧见他这模样急得就要出去找大夫,不料被百本拦下。“不妨事,我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方才说后台有贵人,可是哪位贵人呢?”“您亲自出来瞧瞧就知道了。”小厮见他咳的没那么厉害了,才引他出来。

后台布置得雅致,红木桌摆在中间,上面供着个香炉,燃的是安神定气的香,现在正有人摆弄着它。那人穿着很随意,看不出身份。但是能进到后台来的,定是有头有脸的人物。百本定了定神,“贵客远到不曾迎接,还望海涵。”那人这才回过身来,面相看上去有点冷,不善与之相处的那种类型,但开口的话却立刻打碎了百本对他的第一印象。“国民党要完了,跟我去台湾吧。”那人目光坚定,似乎吃准了他不会拒绝,但是只不过是他以为。百本抚了抚手腕上的一串佛珠,“可能这样说有点失礼,但是,我好像不认识你。对于一个陌生人,谁会平白的相信呢?”

那人愣怔了许久,看着他的目光带有不确定性,“你不认得我了?我是戴椹,还是说,你真的忘了,就像你曾经的许诺。”

一些记忆的碎片开始不断闪现,他初登台时台下第一排坐着的人,房间里握着他手醉醺醺絮叨的人,大冬天跑到山里挖黄芪给他治病的人,好多记忆都是匆匆一闪而过,本该有人影的地方,只剩了一团白光。

不敢去想,想的多了就会忍不住胸闷,又是难抑的咳血。戴椹显然不忍心,用手握紧了他的手,把人揽进自己怀里,企图舒缓他的痛楚。意外的,百本也不想反抗,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:“别离开他,就安心享受一次被他拥抱的幸福。”他便乖乖的待在戴椹臂湾里,听着他有力的心跳。

“有些事忘了也好,我们可以重新认识,我可以等。”戴椹淡淡的说,收紧了手臂。
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黄芪「释名」亦名戴糁、戴椹、草、百本、王孙。(“芪”原作为“耆”)。

吐血。用黄芪二钱半、紫背浮萍五钱,共研为末。每服一钱,姜蜜水送下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