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十六)

黑眼镜一走,墓室里一片死寂。吴邪想追过去问问秀秀到底是怎么回事,被张起灵拉住,摇了摇头。

吴邪想起一路上霍秀秀的行为,黑眼镜的语气,才后知后觉发现了不同。黑眼镜似乎很少笑了,基本都是严肃的表情。而秀秀不停的拍照,做标记,终于明白恐怕是给幕后的人发消息,好让他顺利到达墓室。真是费尽心机啊,吴邪不由苦笑,但他依然忘不了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,那个喊他“吴邪哥哥”的丫头,那个俏皮做鬼脸的丫头……这样的话,会不会霍家已经倒向了黑眼镜那边?

吴邪朝解雨臣那边看了一眼,发现他正轻描淡写的摘下手上的黑曜石,随手扔进了背着的包里,又拿出棍子细细擦拭,半晌擦完,抬头问吴邪:“看我干嘛,还不走?”吴邪望向张起灵,后者看不出表情,只是点点头:“小花……你没事吧?”解雨臣露出个得体的微笑:“你认为,我会有什么事?我相信秀秀有她不能说的秘密,这样做恐怕也是无奈之举,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,小邪你也应该明白。”吴邪默认,也咽下了那个没问出口的不合适的问题。

墓室里已经没有线索了,吴邪几人合计了一下先出去再说。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有“呲呲”的声音响起,断断续续让人不舒服,吴邪从包里摸出对讲机,讶然看着上面亮起的红灯,忙“喂”了两声,脚下也加快了步伐,六子的声音很快传出来:“7548636……电话……三爷……明天下午……北京……南锣鼓巷”不知道是因为外面风大还是里面信号问题,六子这句话断断续续只能听出几个关键词,吴邪飞快拼凑了一下,大意应该是明天下午在北京南锣鼓巷有什么事要发生,那个电话说不定能联系到三叔。三人几乎是跑着奔向出口,这后一段路明显是豆腐渣工程,也说不定是前面做足了面子,这里没必要继续大张旗鼓,因而几乎跟土洞没什么区别。也不用担心会不会有机关,摆明了工匠建造的时候就一句话:“做个样子就得,不伺候了。”

从墓里出来的时候,三人跟刚从沙漠里滚了一圈一样,来不及换洗的吴邪先找到了六子一伙,疑问他们先前发生了什么之类的问题先抛到脑后,开口就是:“车票买了吗?”六子做事确实周到,当下拿出三张车票塞吴邪手里:“小三爷,那电话是三爷的,我们也是昨天刚拿到,是一个伙计送到咱这的,问他啥都不说,只留下了那个通知,您赶紧的,有啥事那边还有几个兄弟,报我六子的名也能顶用,要是三爷回来了,千万让他留步,好些事等着给他汇报呢。”吴邪答应下来,立刻启程赶回北京。途中给六子去了条消息:留意黑眼镜和霍秀秀的行踪。

TBC.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