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[双花]秋

注意:双花向小段子,设定一个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[唱起来]←不 的深秋。

Let's go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张佳乐一个人走在空荡的街道上,暖白色的长款风衣毛茸茸地把他包围住,两手插在口袋里,松糕鞋踩在地上,落叶的尸体发出不断的响声。

这是孙哲平离开后的第二个秋天了,张佳乐仰着头,停下脚步看着上空一片盘旋坠落的枯叶。

有的时候,真不愿想起来。他淡淡的想着。

他还记得,那天天气很好,张佳乐说冷,孙哲平就握住张佳乐的手,放在自己大衣口袋里,两个人十指相扣,张佳乐偷偷把脸偏到一边,一个淡淡的笑容。孙哲平另一只手扳过他的脸,不高兴的嘟囔着:“笑都不给我看。”张佳乐轻咳了一声,“每天都让你看了还不够?”挑了挑眉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。孙哲平微偏脑袋回忆:“嗯…每天在床上都能看到……”话没说完就被张佳乐很踹了一脚,孙哲平痛得大叫的同时也没漏掉张佳乐得意的表情。

把张佳乐抵在树上低头准备亲的时候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糯糯的小孩子的声音:“妈妈,你看大哥哥在干什么?”孙哲平略带尴尬转身,看到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拉着妈妈的手正指着他们,张佳乐一脸好笑,小男孩的妈妈显然更尴尬,扯着孩子就往前走,两人都听到了那句:“两个哥哥在切磋武功。”

张佳乐从孙哲平双臂间逃出来忍不住蹲在地上哈哈大笑,“孙大侠好身手!”看孙哲平一脸恼怒就要过来抓他,张佳乐起身就跑。

“小心——!”紧接着,是沉闷的,什么东西被撞的声音,还有让人耳膜撕裂的刹车声。

张佳乐根本都来不及反应,思绪还停留在刚才孙哲平要过来抓他的那一刻。他被一阵巨大的撞击力冲倒在地,视线直直的望过去,孙哲平在离他几步之外的地方,倒在地上,同款的大衣已经不再是本来的颜色,像是传统的中国画,只是渲染的有些过度了,眼色都渗了出来。张佳乐的第一个念头,竟然是“这才是繁花血景”。

还好车主有良心,下车立刻拨打了急救电话,看到张佳乐两臂抱膝坐在地上,眼神空洞,叫他他也没反应,问他跟这人什么关系他也不说话。

再后来,张佳乐恢复意识的时候,闯入脑内的第一句话就是:我们尽力了,家属来签一下病危通知书。

他没有等在医院,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离开。虽然家里离医院很远,他也没有坐车,只是一个人一步一步走回家。

从那之后,张佳乐再也没有坐过车,他会害怕听到刹车声,每个夜晚都会梦见孙哲平坐在一片血泊中,冲他咧嘴笑。他还是那么阳光,张佳乐好想冲上去抱抱他,可是他不敢。每个梦结束后,都是泪流满面。

张佳乐有时候就会像今天这样忽然想起整个过程,刚开始的时候会很难受,心像狠狠的捏碎一样疼。但是渐渐的,痛苦越来越轻,好像没什么能让他害怕了,一个人在家里深夜看恐怖片都像看笑话一样。痛苦这种东西,张佳乐身上已经找不到了。

可是这一刻,当张佳乐还在看那片枯叶下坠的时候,有人一步一步靠近他,他沉寂很久的心,忽然跳的猛烈。甚至他都没有看到面前的人是谁,恐惧感就侵蚀了全身。他维持着仰头的姿势,熟悉的气息一点一点包围住他,脖子上忽然被围上了一条围巾,暖暖的。一只有力的大手伸进他的口袋,握住他的手,再放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属于张佳乐的脆弱,终于回来了。
End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大家π_π本来想写甜,结果码着码着就成了虐!!!

最后的这个结局还满意吗(.=^・ェ・^=)至于为什么孙哲平还活着,乐乐真是太蠢了!只是在医院里听到一句病危通知就是小孙的吗!lo主这么善良怎么可能呢!?

嘿嘿,叫我良心lo主!

顺便!!!我要打广告!!请关注lo主的全职同人《御瞳者》以及盗墓同人《逆向思考》!!!可以吗可以吗!!!告诉我为什么肉段子热度辣么高正经的文热度就辣么少!!!!!我相信大家都是好人!!!

评论(6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