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十四)

棺内赫然,葬着两个人。

“我操……这排场有点大啊。”吴邪扶着棺木喃喃。张起灵眉头微皱,一位王室成员的棺里竟然会有两个人,这不管在何时来说都是十分蹊跷的事,先不说风水上不允许,就单论尊卑也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。

黑眼镜忽然笑了一声,几人齐刷刷看向他,后者摸摸脸尴尬开口:“我觉得还挺逗的,你们不觉得像殉情吗。”解雨臣瞥了他一眼没搭理,一边站着的霍秀秀咯咯笑了几声,“是有点像,不过我怎么感觉是两个男人啊?瞎子哥哥是不是有什么企图?从实招来!”说完一脸内涵看着黑眼镜,黑眼镜耸耸肩不置可否。

吴邪三人没理这俩一唱一和的,琢磨了半天反倒是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。

棺内两人的姿势有点奇怪,有一位平坦躺着,手却搭在另一人背后,另一人全身重力似乎都集中在身体上部,从尸体的姿势来看上身蜷曲的很严重,而他的手被自己压在了身下。也就是说,这两人看上去倒像是相亲相爱的夫妻俩,一个抱着另一个,另一个紧紧依靠着这个。可是刚才霍秀秀并没有说错,两人确实都是男人,这一点从盆骨的大小形状就可以分辨出来。

这就无法解释通了,又一次陷入了僵局。

解雨臣忽然在棺内发现了一卷竹简,这卷书明显经过特殊处理,虽然历经千年,仍旧保持着完整的状态。用羊皮布轻轻包起来,缓缓展开,似乎是一份诏书:“皇子与乱党共谋,虽诛季历,致商周交恶,本欲处刑,然历亦难防,共与之卒。封殇王,葬于征伐之地,不愧朕心。”

大意就是说这商太丁杀死了周族领袖季历,最终让高祖顺利称王,但他也够短命的,季历临死前拉他当了垫背的,跟着人家一起死了。况且就算他没死,但他被指证与乱党同谋,这可是篡位的前兆啊,因此最终虽然可能会免于一死,不过也好不到哪去。

“这么说,这两人一个是商太丁,一个是季历?”吴邪问道。“有可能,这样就解释通了,季历临死前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从尸体上来看似乎是把什么东西刺进了太丁身体里,而太丁应该是先下手的那个。”解雨臣补充着。

TBC.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