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十)

在墓穴中,通常会有一两件极其稀有的殉葬品,估计这两样没跑了。

走近一点,青铜上的锈迹甚至都看的清清楚楚。吴邪莫名觉得,这兽面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,一些秘密无处遁形,总之,令人不舒服。进而就对那把剑产生了好感。

吴邪一直都没忘自己下这斗的目的是什么,三叔在他心里是不能代替的存在,重要性甚至比他老爹还大。当吴邪低头看到那把剑的旁边用小小的字作了的那个记号时,终于算是真的松了口气。熟悉的字,还是像那人一样的桀骜,哪怕是在地上写下的也随时都会飞出来一样,是他三叔的字。

解雨臣三人也看到了那字,只不过关心的更多还是内容,字只有一个,“辛”。

“辛?这把剑的名字?”霍秀秀好奇,但是吴三省那老狐狸的想法,谁都揣摩不透,他写下这个字,谁知道是想介绍一下历史还是说自己走到这都快他娘的累死了,装把文艺留个“辛苦”的“辛”。一路都在拍照留作素材的霍秀秀这次也没放过。

“这是三叔的字没错,我想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个字就是这把剑的名字,老家伙平时再怎么不着调在这种时候也不会无聊到随便写个字留下,一定有什么含义。”吴邪忽然想起了什么,走到盾的旁边,果然也有字,这次是“伏”。

“辛,伏,一剑一盾,三叔想说的真的只有名字这么简单吗?”吴邪喃喃道。张起灵走到吴邪身边,手搭在他肩膀上,什么都没说,吴邪有些波动的心绪逐渐平静下来。

解雨臣在一旁看着,不自觉摸到手腕上的一串黑曜石,只是用很简单的黑绳串在一起,但微凉的触感还是清晰刺进心里。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篇算是隐晦的瓶邪黑花了,是不是很奇怪黑花不是只见了一面吗,嘿嘿,这又会是另一个故事啦(.=^・ェ・^=)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