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😃😃😃

逆向思考(八)

“既然是高祖的大儿子,那应该是太子才对,可为什么太子的墓并没有多么契阔,反而是在这种地方,而且,墓里那些奇怪的东西又怎么解释?”霍秀秀不解,在她看来,这个墓甚至没有别的朝代的诸侯墓大,很反常。

“这个,其实我也很纳闷,但是这些竹简上没有提及关于他其他方面的内容,对了,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”吴邪对几人指了指脚边一张竹简,“这上面很隐晦的说到了墓主生前参与过一次大规模的战役,但是只是提了两句,关于那之后的内容就没有了,似乎墓主一生正是结束在最后的那场战役上。”“再看其他竹简,却没有丝毫涉及那一战,似乎是刻意隐藏不想被人过度发掘,大概是那一战发生了什么波及范围很大的事,所以就这么空白了。”吴邪补充到。

耳室不大,待了这一会也都看了个遍,没发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,就没再多作停留。

出了耳室向前走地面开始产生坡度,向下倾斜,吴邪的认知中,前面距离主墓室已经不远了,几人加快步伐。

走在最前的解雨臣忽然停下脚步,后面吴邪差点一头撞上去,“小花你干嘛呢?”“有点太平静了,这一路都没机关,你往常下的那些墓,有这样的?”“确实,是有点……”吴邪话还没说完,听到身后“啪”的一声,霍秀秀强作镇静,“那个墙上花纹有点不一样,我只是碰了一下……”“前面!”张起灵喝了一声。

解雨臣来不及转身,后仰身子下腰姿势两手撑在地上,给了张起灵及时赶到的机会,刀未出鞘直朝着怪物捅过去,把它逼退几步,解雨臣瞅准时机手臂用力借惯性跳起,一扭腰棍子甩出弧度照头劈下来,那怪物明显智商不够不会躲避,但是却不好打,移动速度太快,兼之皮糙肉厚不用刀枪根本打不死。

战斗刚一开始吴邪就扯着秀秀后退,此时两人才能真正看清这怪物的模样。跟一般粽子还是有区别的,皮肤是暗灰色的,上面有一些看上去年份很久的伤痕,因为常年待在地下显得更加明显,吴邪立刻就想到了,竹简上的那位,也就是墓主,商太丁。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喜欢写打怪了!///▽///

小粽子萌萌的,啪唧啪唧被大花花和哑巴张打死是注定的命运了。TmT [点蜡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