溪北烟

你好呀

逆向思考(一)

入秋的杭州,湿热的不适感渐渐消退,这样的季节就适合坐西湖边茶楼上点一壶龙井慢品。

“大概就是这样,怎么样,跟我们一起?”吴邪端着茶杯问对面的人,“听着好像不错,但我还要再想想,毕竟,解家不比当年了,这一家子人可容不得一点差错。”解雨臣思考着,手指无意识的一下一下点在桌上,“好,我明白,只是这趟我要去不仅因为墓主身份,很有可能,三叔有消息了。”指尖顿住,解雨臣抬头看了眼吴邪,轻轻笑了笑,“这么久了,你还在找他。”“能不找吗,那老家伙一走就一点消息都不留,要是让他自己在外面,我总觉得我这小半辈子的积蓄都不够他挥霍的。”吴邪叹口气捏捏眉心,“这样的话,我尽量帮你,毕竟……”后面的话没说完,但两人都已心领神会。

吴三省与解连环,两人关系太过微妙,谁也不好下定论到底是怎样的关系,解雨臣也一直关注着吴三省的事,到底是因为想判定他究竟是谁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就不得而知了。

吴邪这次的目标,是位于安阳殷墟的一片山脉,手下人回来消息称发现一座规模不小的墓,而重点是在墓的周围,有类似三叔洛阳铲下的盗洞,吴邪这些手下大部分是原来三叔的人,对于三叔的下铲方式以及痕迹的判断是不会出错的,所以八成三叔来过这里,可是据说从外面看不像是有大动作,不知道三叔到底在干什么,只能先报告给吴邪。吴邪得到消息立刻联系了解雨臣,说实话,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人可以信任了,三叔一倒,该走的都走了,只有这个发小还在自己身边,这种时候也就找他自己才放心。

“对了,哑巴张不是还在你那?不找他一起?”解雨臣挑挑眉问道,“他……不一定会去吧,毕竟跟他没多大关系。”吴邪愣了愣回答。“不一定,我总觉得他给人感觉有点……说不上来,但应该可以谈谈,你回去问问,他要是也参与那我们可以减轻很多压力。”解雨臣收了戏谑神情正经开口。“好,我试试看。”

吴邪从茶楼出来,沿着西湖边往自己小店走去,一路都在思考该怎么开口,走到店门前还没想好,踌躇了半天结果被王盟看到,“老板回来啦,刚才有人找你,结果你不在,那小哥帮你接待了。”吴邪微讶,扭头看见张起灵坐在一边,“谁来找我?”“不认识。”“……我当然知道你不认识,那人说什么了吗。”“安阳殷墟,有新势力到达。”“哦?新势力吗……”吴邪摸摸下巴,原来知道情况的不止他们一家。“安阳殷墟什么事?”张起灵淡淡问道,“啊?哦,就是手下在那发现一座墓,规模不小,据说三叔在那出现过,我想去看看。”张起灵沉默了片刻“我也去。”,吴邪不确定又问了一遍“你也去?”“嗯。”“那你跟我们一起还是单独走?”“一起。”张起灵直视吴邪眼底,“啊好……好的,那这几天准备准备,尽快出发。”吴邪不自在移开视线,叮嘱完就匆匆离开了。张起灵视线微垂望着地面,思考着什么。

夜里的房间没有一丝光,隐约能从巨大落地窗外透进的月光看到房间里的人,此时正低笑着,摩挲着手机,声线一种慵懒的性感“呵,有意思,又要风起云涌了,吴三省啊吴三省,你真有能耐,金主都请到我头上了,看来也只有我能对付你了。”

TBC.

评论

热度(5)